千层浪2020污版

  

郑鸣在沉思之中,缓缓的抬起了头。那幻光三剑,他已经修炼到了会意的境界。

虽然有快剑真意,但是这幻光三剑并不是完全由快剑真意演化而成,所以郑鸣依靠着快剑真意,在这若此短的时间内,只能将幻光三剑修炼到会意的境界。

要想更进一步,除了修炼,就是时间的打磨。

将快剑真意的玉简收起,郑鸣再次迈步而上,转瞬间,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第六层。

第六层,一百零八颗星辰,闪烁着不同的光芒,郑鸣在犹豫了刹那,依旧选择了一颗银色的星辰。

而就在郑鸣做出决断的刹那,在外面正在观看的鹿灵府学子,却沸腾了起来。

因为,他们看到了郑鸣的紫色光点,已经出现在了第六层。

“这……这郑鸣,竟然突破了第五层,怎么可能,他怎么可能等上第六层!”

第一个发现郑鸣登上第六层的武者,声音之中带着一丝颤抖的说道。

偌大的宝镜,将整个宝塔映入其中,那宝塔六层紫色的光点,此时是那样的耀眼。

紫色的光点代表什么,在场的人都知道,他代表着每选择一种挑战,面对的都是将剑法修炼到大成级别的剑灵。

郑鸣在第五层面对一个将剑法修炼到了大成级别的剑灵,竟然闯了过去。

这怎么可能?

不但这些鹿灵府的学子感到不可能,就是罗金武也感到不可能。作为万剑塔这三个犹如鸡肋一般名额的拥有者,鹿灵府府武院在这三个名额上,实在是经历了太多的失败。

每一次,最强的弟子。都是前三个被淘汰。

可以说,郑鸣进入第五层,已经让他感到无比的骄傲,可实现而今,郑鸣竟然通过了第六层。

这不可能,几乎是罗金武心中最确切的想法。可是那代表着郑鸣的光点,却表明了一切。

“郑鸣通过了第五层,宇文师兄在第五层失败,那岂不是说……”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少年,在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忍不住自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他心中清楚自己要说的是什么。他也清楚这句话说出之后,将会对他自己有什么样的影响。

所以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而他四周的学子,一个个再用异样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之后,都没有在说话。

这些话语,自然难以逃过宇文纵横的耳朵,更何况宇文纵横在郑鸣进入第六层的刹那,就已经想到了。

他宇文纵横败在第五层。因为是运气不好,遇到了将剑法掌控到大成级别的剑灵。

所以,大多数人认为他在第五层,是他的运气不足。

就算是其他比他走的高,一如司空龙象那样的人,别人也不能拿来和他比较。毕竟,同样的层次,遇到不同级别的剑灵。就是天差地别。

可是郑鸣不一样,因为他出身鹿灵府,因为他的紫色玉符,所以所有人都知道,郑鸣所遇到的剑灵,都是大成级别的剑灵。

郑鸣过了第五层,而他宇文纵横没有过,两个人之间的高下,可以说已经是一目了然。

这个郑鸣,在剑术上,真的比我还要强吗?

郑鸣卷起的波浪,虽然让不少人震惊不已,但是更多的人,还是将目光放在了宫如雨、司空龙象等人的身上。

毕竟这几个人的胜负,才是关系到万剑塔的归属,也是这一刻,最重要的事情。

司空龙象第八层、宫如雨、金侞罡和另外一个少年在第七层,虽然他们都还没有失败的迹象,但是司空龙象已经是领先了一步。

只要这个成绩保持下去,那么万剑塔,就能够留在大晋王朝!

一道波纹,在众人的期待之中,再次出现在了万剑塔外,在这波纹的闪动之中,一个看上去面目清秀的少年,从里面被抛了出来。

这少年的神色狰狞,眼眸中更有挣扎的杀气。可是最终,所有的一切,在他出来之后,都化成了不甘。

“钟儿,这边来。”葛静轩看到那少年,轻轻的招手道。

对于这少年的出现,宇文纵横的心中是充满了失望,毕竟这个少年,是现而今宝塔之中,另外一个希望。

现而今,他出来了,就剩下了司空龙象一个人在战斗。

虽然司空龙象暂时领先,但是人家还有两个人,这让他心中的紧迫感,又增加了几分。

可是他不能够责怪这个少年,毕竟人家不是东松学院的人,更何况他们东松学院的弟子已经全部出局,他又拿什么来责怪这个少年。

虽然宝镜可以观看郑鸣他们所在的位置,但是却看不清出里面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。

宇文德及的心中虽然着急,但是他却没有办法知道里面是一个什么情况。

所以,他的目光,只能看向午佗大师。毕竟午佗大师是对方的长辈,从午佗大师的神色中,可以得到一些信息。

可惜的是,午佗大师和以往一般,目光并没有任何的变化,甚至午佗大师的坐姿,都没有变化。

“啊!”宇文纵横的惊呼声,将宇文德及一下子拉了过来,他扭头一看,就发现八层的位置,再次出现了一个光点。

这是代表了金侞罡的光点,这一刻,那个漂亮的如女子的金侞罡,也进入了第八层。

第八层!和司空龙象一模一样的第八层,现而今司空龙象如果突破不了的话,那么东松学院取胜的可能性,就会变得非常的小。

司空龙象虽然不属于东松学院,但是这一刻,宇文德及却愿意用他们东松学院的天才地宝,帮着这司空龙象提高一些修为。

“司空师兄,加油啊!”一个黄色食色视声音,突然在人群之中响起。而伴随着这喊声,无数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这是东松学院无数学子的期望,虽然他们心中都清楚,他们的声音,司空龙象听不到,但是他们在这一刻,还是忍不住喊了出来。

罗东雄和程轻灵两人,这一刻能够明白这些东松学院学子的心思,虽然他们之间有不少的不愉快,但是他们同样希望司空龙象能够走的更远。

毕竟,司空龙象代表的,是整个大晋王朝。

葛静轩,吊眉女子等来自各大势力的嘉宾,这一刻神色也皱了起来,从金侞罡晋级第八层开始,形势已经开始对东松学院不利。

虽然他们对司空龙象有期待,但是对于司空龙象能不能冲破第八层,他们的心中没有把握。

毕竟这些年来,历次万剑塔开启,最高也只是走到第八层。

而第八层的剑灵,使用的已经不是剑法,而是能够劈山断流的剑诀。

虽然,在这万剑塔中,内气和真气,都已经被限制,但是那剑诀级别的威势,却难以抵御。

司空龙象如此长的时间,都难以突破第八层,这说明司空龙象突破的可能性已经很小。

而只要金阳帝国再有一个人突破第八层,那么这一场比试,大晋王朝就输的一塌糊涂。

万剑塔的丢失,不但让东松学院丢失了底蕴,更是让大晋王朝丢失了一份的力量。

从高喝,到沉默,四周的空气,有一种窒息的感觉。

宇文纵横紧紧的攥着拳头,这一刻,他的心中很恨自己,为什么自己的运气那样差,为什么自己不能够坚持再多走几步。

又是一个白色的光点,从第七层的位置跳跃到了第八层的位置,这个白色的光点,代表的是金阳帝国的另外一个选手宫如雨。

那个留下万剑塔的绝世强者的后裔,那个姿容美丽,动人心魄的宫如雨。

宇文德及的脸,此时已经无比的僵硬,第八层一共进入了三个人,有两个是人家金阳帝国的人。

这已经说明了问题,实际上这个时候,这场赌赛,东松学院已经输了一大半。

除非司空龙象能够突破第九层!

可是,司空龙象能够进入第九层吗?司空龙象能够打破这么多年来,整个万剑塔的最强记录吗?

这个问题,不但宇文德及没有底细,就是跟随者司空龙象一起来的枯瘦老者,也没有底细。

毕竟,这需要的不只是实力,还需要运气。

紧紧攥着拳头的宇文德及,恨不得将自己的力量,都加注到司空龙象的身上。

万剑塔内,司空龙象显得无比的狼狈,他的身形不断地闪动,手中的长剑更是舞动的风雨不透。

可是,他对面的那剑灵,手中长剑挥动之间,就有一种开山劈岳的力量。

这种力量,不但让司空龙象感到自己躲无可躲,而且在这种力量下,司空龙象甚至感到自己所有的攻击和防御,都没有任何的作用。

要不是这个剑灵对剑决的掌握,也只是刚刚达到小成得得地步,他恐怕早就折损在这剑灵的手中。

他之所以坚持,为的是能够将这个剑灵磨灭,然后得到剑灵所掌控的剑诀。

他相信,自己只要得到了这种剑诀,一定会让自己的修为,更上一层楼,而且更为自己以后的实力提升,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。

但是现而今,他已经没有了斗志,甚至可以说,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办法,所以在又是一如开山般的一剑落下的刹那,司空龙象的身影,就直接消失在了万剑塔之中。

司空龙象,败!(未完待续。)

ps:今日第一更奉上,月票虐我千百倍,我待月票如早恋,呜呜,十八岁的粉嫩新人,求早恋啊!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